FC2ブログ
どうな時でも、絶対に後退しねえ!
  • 11«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01
| Login |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年06月17日 (日) | 編集 |



我總是在寫完文章才在想標題
之前也寫過給相葉和櫻井的
所以本命的二宮當然也要寫囉

標題是櫻井在之後會發行的專輯『Time』的SOLO曲的名字
很喜歡那個名字
但是櫻井來唱我就覺得會有點色色的(?)

不過櫻二真的不是普通的難寫
他們根本就是精神上的戀愛!!!
或許以御村託也X山田太郎會更好寫(?)

文章用了第一人稱互換、和第三人稱視點
有點長(跟另外兩位的賀文比起來)
請慢慢看吧
也請指教^^




 


【櫻井】


 


 


 


節目結束之後,我很認真的咀嚼中居前輩說的那句話『你才是戀愛了吧?』,然後望向那踏著輕盈的腳步走到休息室、背部有點微彎的嬌小身影。


 


偏頭想著,對他是不是有不同於其他團員的感情?


這是似乎對於即使是資優生的我,也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問題。


 


但是我自己知道,我有意無意的都會想到他。


『是不是多心了?』


 


 


===============


 


 


『二宮很特別。』


這是個印象已經在我心中根深蒂固。


任性、頑皮,卻又有著超乎常人的天賦;看似漫不經心,卻可以把所有事情做到最好。


 


此刻我托著下巴,靜靜的觀察帶著耳機、嘴角不時上揚、玩著遊戲的二宮。


或許是音樂開得稍微大聲,本性很敏感的二宮沒發現自己在看他。


 


看得出神。


小小的手掌、圓圓亮亮的眼眸、似笑非笑的唇瓣,他身上的每一處都如此的吸引我。


但是我卻不知道為什麼。


 


「…你在看什麼呀?翔君?」


冷不防出現的聲音,嚇得我整個肩膀都抖了一下。


往後頭一看,是剛從洗手間出來的相葉,一頭金髮顯得刺眼。


 


「啊…沒什麼,就發呆而已。」


應了這句話,覺得有點心虛,可是也說不出哪裡心虛。


因為自己也沒做虧心事,為什麼這麼緊張?


 


「真難得…NinoNino!」


一屁股就坐在櫻井旁邊,隨手抓了桌上一本雜誌亂翻,翻到一半,相葉好像想起了什麼。


因為相葉和二宮是五個人裡面交情最久的,談話裡面幾乎也都不加稱呼了。


不知道為何,有點吃味。


 


「啊?」


像是剛剛被喚醒,二宮不情願的按下了暫停鈕,拔起耳機,看著相葉。


 


「你是不是最近要去北海道呀?」


這下不是被問的人有反應,而是在旁邊聽的人有反應。


 


「咦?北海道?」


發楞中的我瞬間回神。


『什麼北海道?我怎麼不知道…』的表情很明顯的在自己臉上出現。


 


「翔君不曉得?」


相葉天真的歪頭問身邊的人,話題轉到我身上,只好猛搖頭。


 


「我還沒跟他說啦!」


好整以暇的趴在長長的沙發上,繼續玩著電動,一邊回話。


 


「幹嘛不講?」


這下換相葉幫我打抱不平了。


 


「也沒有刻意不講呀,就忘記說了嘛!想說你們也會跟他說,就沒特別提了。」


短小的手指在按鈕上飛奔。


 


眼神閃過一絲的落寞。


 


「其他人都知道了?」


故意避開直接說『只有我不知道』這句話,換了個角度發言。


 


「嗯。」


簡短的回答之後,二宮沒有辯解、或許說他根本沒有察覺自己的心情,目光依舊集中在螢幕上。


 


 


胸口好像有點點悶。


有那麼點不甘心。


 


 


===============


 


 


剛組團的時候,或許是跟在相葉旁邊已經成了習慣,二宮就也沒有特別親近其他團員。


一直到自己覺得『再這樣下去不太好』,主動親近了這個隨身攜帶遊戲機的孩子。


 


但是意外的,我這個資優生和對方那位天才電動少年似乎一直沒辦法合拍。


我著急的亂七八糟,後者倒是每天都無所謂的面孔。


 


某天,終於因為摸不透這個小子,跑去找相葉求救。


 


「相葉,拜託你告訴我是要怎麼和那小子聊天?」


「那小子?」


相葉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一臉茫然看著氣喘吁吁的自己,我無奈的翻了白眼。


 


「二‧宮‧和‧也。」


像是在念仇人的名字,字字唸得清楚。


 


Nino呀…他明明就很好相處吧?」


眼神流露不解,疑惑的望著眼前這個焦躁的人。


 


「…是啦,他是還不錯相處…可是…」


我抓著頭,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真的很摸不透二宮耶。


 


 


過了一些日子,二宮察覺了我的舉動,終於願意也去理解我的行為模式、並意外的配合著我。


其實一開始想讓二宮主動接近,完全只是單純的想讓這個團體可以合諧的相處下去。


我認為我必須這樣做。


事情卻朝著意外的方向發展下去,這是我自己都完全沒有預料到的。


 


 


===============


 


 


「咦??這次換去好萊塢?」


是國外、這次是國外,腦海中開始浮現美國地圖,試圖搜尋好萊塢的位址,嘴巴卻是張得開開的。


手上的中餐差點整個打翻,二宮嚇了一跳,慌忙的幫我將飲料扶正,灑出了一些。


 


「嗯,因為上次沒跟你說要去北海道的事情,這次出國我想還是先跟你講好了。」


二宮一直都記得我那時候說的話,他也知道,這個團的團員,每個都彼此在乎。


但是卻不曉得,我對他的在乎是不一樣的。


跟對相葉、大野、松本,是全然的不同。


為什麼、為什麼…想破了頭,都還理不出個所以然。


我想這個『為什麼』在《十萬個為什麼》的百科全書也找不到吧?


 


 


只是望著二宮的臉,沉默了一陣子。


 


 


「…去多久?」


二宮的中餐都要吃完的時候,我才慢慢擠出這幾個字。


 


「不知道耶…可能很久、也可能一下子,因為角色還沒有確定。」


嘴巴乾燥,二宮拿走我的冰紅茶,喝了一大口下去,還學老頭子發出了嘆息聲,臉頰泛紅。


 


「還沒確定呀…」


落有所思的低下頭,用筷子夾起一口飯,然後停在嘴巴之前,沒有張嘴吃下。


二宮見狀,頑皮的心被挑起,將身體向前,張著大口毫不猶豫的吃下筷子上的飯,一臉滿足的笑著。


 


「沒必要這麼煩惱吧?是我要去又不是你要去。」


二宮壞心的笑了笑,嘴角上一顆飯粒粘著卻沒有發現。


 


 


『不管是誰要去,只要是分開就會覺得寂寞…』


 


 


之前相葉去南非的時候,自己的情緒也沒有這麼低落,那時候的只有不知所措,後來也就算了。


然後這次,很奇怪,我想留住二宮。


 


 


「那就加油吧,不管演什麼角色都要努力吧?」


回應二宮一個大大的笑靨,我伸出右手捏掉二宮臉上的飯粒,巧妙的掩蓋了自己的失落。


 


「那當然,這可是僅次我想當大聯盟棒球選手的夢想耶!啊、不對,我的第二夢想是當導演…管它的、管它的,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再說!」


二宮用手揮了揮,意味著不去想其他複雜的事情,繼續大剌剌的喝著我的紅茶。


 


 


『就是因為知道這是你的夢,所以我沒有全力阻止你飛…但我覺得你,卻離我越來越遠…』


 


 


 


 


===============


 


 


 


【二宮】


 


 


那天,當雅紀問我是不是要去北海道的時候,我很想巴雅紀的頭。


為什麼呢?因為我的惡作劇心態又出現。


 


我喜歡看著翔慌張的樣貌,但是那天他流露出一絲絲的寂寞。


知道我錯了,但我說不出來。


 


惡作劇的心態是:『如果我去了北海道之後,他才發現我離他很遠,他會做何感想呢?』


他的眼神是那麼害怕逼迫我不告訴他的原因、又怕不問我就馬上會消失似的猶豫。


你的自尊心,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樂趣。


 


 


你知道嗎?我其實是希望你就這樣追我追到北海道去。


 


 


我確切的知道我自己,是喜歡著你的。


然後你剛好相反,你還在摸索著自己的心意。


 


我或許對任何事都無所謂、對任何人都無所謂,甚至毫無恐懼。


惟獨你,是我人生中唯一的致命傷。


 


 


 


===============


 


 


走在往休息室的走廊上,我被人從後面拍了拍肩膀。


 


Nino,你沒跟翔說你要去北海道的事情呀?」


隊長似乎有點緊張,我大概可以猜到他在緊張什麼。


 


「嗯,忘了。」


輕描淡寫的口吻,用來隱瞞我真正的情緒,真不愧是演技派的我呀~。


 


「翔好像不太高興耶…」


大野搭著我的肩膀,掛在我身上,然後用只有我聽得到的音量這樣說著。


 


「嘛~就算說了他也不會有什麼反應吧?」


撇撇嘴,舌頭舔了舔乾燥的唇瓣。


 


「你也知道他不喜歡只有他自己不知道團員任何一個人的事情呀…他不喜歡被隱瞞。」


隊長進行的道勸說,讓我覺得有點不安了起來。


 


 


 


『你說的我都懂、我懂,可是我就是這麼孩子氣…』


我想這麼告訴隊長,最後,還是說不出口,只是默默的點頭,默默的認同。


 


 


 


 


有時候自己彈著吉他的時候,或是夜深人靜很難得的睡不著的時候…


常常想著『萬一哪一天翔玩膩了我的遊戲,棄我而去,那我該怎麼辦?』


 


會哭嗎?我想我不會。


彼此都太理智,我們沒有雅紀的行動力、說做就做的衝勁。


有的只是靜靜在旁邊待著,期待對方會回頭。


有的只是讓時間流逝,無言的沖淡這一切。


 


『二宮常常讓人感覺很成熟,可是當你這麼想的時候,卻又發現他手上拿著遊戲機…』


很多雜誌都這麼形容我。


成熟的感覺全是假象,我只是想讓人覺得我比以前至少成長了一點點。


只有在你面前,我才可以任性、玩世不恭的放縱自己,回歸到最真的我。


你會包容我、你寵著我,處處讓著我,只是你沒有發覺。


 


 


===============


 


 


「咦?好萊塢?真的假的呀?」


我瞠目結舌的瞪著經紀人,就連遊戲機都忘了按下暫停鍵。


 


「真的呀…你還記得你之前去面試嗎?就是那時候的。」


經紀人認真的翻閱著我的行事曆,正在確認我的時間哪時候可以去美國。


 


「我覺得我去面試只是去玩的呀…怎麼會中獎呀…」


自己都難以置信了,一邊嘟嚷一邊繼續玩。


 


「你天生運氣好呀!原本只是為了5000元日幣來事務所面試,誰料到你還就快變成了好萊塢巨星?」


經紀人口氣上吐槽,可是心中卻比誰都要高興。


 


「哈哈哈…說的對,我這人沒什麼長處,就是運氣好了點吧?」


我笑著,心中卻也有點失落。


 


 


===============


 


 


我忘記是哪時候,印象中迷迷糊糊的,你好像有說過要娶我。


不同於一般人,自小生活在雙親都是料理人的家庭中,耳濡目染下會做幾道菜。


不到好吃,味道一般一般,你卻每吃一口就大叫一次好好吃。


在高漲的情緒之下,你有意無意的說了:『嫁給我吧』。


誰都知道那是個玩笑,但是我卻默默的藏在心中。


等著、等著你實現它。


 


原本只是個為了小小的貪財而莫名奇妙踏上星路的14歲的我,誰知道竟然一路走到好萊塢?


這似乎讓你和我的距離逐漸加深,我不想這樣,你知道的。


受限於事務所,一切的一切,我只能無止盡的容納到我的身軀裡面。


好想對著你說『我們一起去吧』。


好想對著你說『我好害怕』。


好想對著你說『我不想去』。


好想對著你說『陪著我吧』。


 


你不喜歡聽到這種任性。


我默默的嚥下這些令你失望的言語。


默默吞下這些令我寂寞的情緒。


 


然後我準備搭著飛機離開,一去就得去3個月左右。


手機沒辦法通訊,我只能藉由電腦知道你的狀況。


明明知道你一切很好,卻無法忍受這種孤獨感。


 


淚珠將枕頭沾濕了無數次,我隱默在夜中獨自無聲哭泣。


想要成熟,然而我在你的面前卻始終是個孩子。


 


 


===============


 


 


望著地上零散的東西,不想花太多心思去整理,只想趕快把行李打包好。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從眾多物品中翻了許久才找到手機。


 


Nino是明天就要出發了嗎?」


收拾東西收拾到一半,潤打電話來了,我用肩膀夾著話筒,右手抓了東西就往包包裡面塞。


 


「喔、對呀,正在收東西。」


赫然發現包包裡面有一些不必要的東西,思考著哪些要哪些不要的我,動作停了下來。


 


「幫我帶土產回來吧?」


潤在話筒另一邊笑盈盈的聲音,讓我覺得有不祥的預感。


 


「先說唷,太貴的東西,我可是不會買回來送人唷。」


嘟著嘴,發現自己帶了太多遊戲機,也不知道有沒有時間玩,還是決定放回去一些。


 


「我知道啦…你小氣我又不是不知道…」


話筒另外一端傳來的笑聲,讓我很想掛電話。


 


「好啦好啦、開玩笑嘛!反正帶點土產回來吧?」


「會啦會啦…」


看一下桌上的時鐘,再不收拾快一點明天可能會睡過頭了。


 


「…有人會去送機嗎?」


沉默了一會,潤的口氣似乎有些害怕的這樣問著。


潤天性敏銳,會這樣問,他也猜到我的想法了吧?我無奈的笑著。


 


「沒有呀,每個人都有事情,據我所知是這樣的、不過沒關係啦!反正都還在地球上呀。」


我倚著牆壁,看著桌上擺的相框,五個人笑得天真爛漫,此刻卻覺得鼻頭一酸。


 


「要好一陣子沒辦法…看到大家了呢…」


努力的掩飾害怕、寂寞的情緒,言語在口中輕聲呢喃,指頭掃過照片中每一個人的臉孔,我內心在找著以前的純真。


 


「…Nino…」


潤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憐憫,我咬著唇,努力不讓自己落淚。


 


「沒事的,反正又不是不會回來,別替我擔心了。我準備掛電話囉?明天還得早起。」


撥掉眼眶的淚水,露出大大的笑,潤看不到,是笑給我自己看、告訴自己要加油。


 


「嗯,加油囉,Nino。晚安。」


「嗯,你也是,晚安。」


『嗶』的切掉電話,我漠然的凝視著手中的話筒,手不自覺的顫抖。


 


 


人真的很奇妙,總以為自己獨立。


但是卻在即將被送到陌生的地方的時候,卻開始躊躇。


現在才覺得,原來我也是普通人。


 


 


===============


 


 


【櫻井】


 


當天晚上,我睡不著。


明明就不是我要出國,我為什麼這麼忐忑不安?


嘗試著數羊、數狗、數恐龍,翻來覆去無數次,卻沒辦法入眠。


身子很累,腦子卻異常的清楚。


坐起身子,我扶著頭,想著:到底是怎麼了?


 


望著牆上的時鐘,在寂靜的夜裡,指針的走路聲意外清晰。


覺得自己很沒用,連問幾點的班機也沒有膽量問。


到底是在害怕些什麼?


 


「…美國…嗎?」


好遠,在地球的另一側。


14歲、我15歲,一直到現在,從來沒有分離過這麼遠。


 


『異地的天氣、異地的食物、異地的人情風俗,你會習慣嗎?』


自己似乎擔心的太多,但是卻又沒辦法不擔心。


認識了快八年,人生的三分之一,都奉獻給了對方,怎麼能不擔心呢?


 


剛開始,你對著我們都有一些警戒,除了在雅紀面前之外,你幾乎不曾真心笑過。


我承認我很遲鈍,但是這種強烈的感覺,連我都感受的到。


你不願意對除了雅紀以外的人敞開心胸,一開始我真的覺得很棘手。


 


或許是生活環境、身分的問題,週遭的人都是主動靠近我的。


在認識你之前,我不曾認真的去理解一個人。


你默默的不開口,卻好像看透一切。


雖然在打電動,卻感受得到你用身體的一切去了解別人。


看似不在乎,卻知道所有事情的細節。


 


你是個很奇特的人,歷經了許多風雨,你卻還是你,從來不變。


然後,八年好快,這樣就沒了。


回憶太多,我腦中浮現的是你第一次對我的笑靨、真正的笑容。


帶點惡作劇、賊賊的笑著,那時候才稍微覺得:我終於接近你一點。


 


不想讓你走、不想讓你離我這麼遠。


但我不是你的誰,誰也不是,所以我只能看著你展翅高飛。


飛到我伸手無法觸及的地方。


 


 


===============


 


 


「…天亮了…」


我含糊的咬著字,不知道什麼時候倚著窗櫺睡著了。


床邊的鬧鐘顯示著凌晨六點,好久沒這麼早起,這種時間睡覺倒是比較常有的事情。


發呆一陣子,心裡覺得有點空虛的時候,手機竟然響起。


 


「誰呀?」


抓過電話一看,是隊長打來的。


真是難得,平常不接電話也不打電話的人,這麼早打來是有什麼事情?


 


「喂?」


我無奈的接起電話,反正都醒了。


 


「翔?你好早起唷!」


大野的聲音聽起來頗為吃驚。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手機24小時不關的…倒是你,平常不打電話,一打就打這怪時間是怎麼了?」


我搓搓還沒完全張開的眼皮,想了一夜,現在覺得身體很累。


 


「我把今天的事情延後了,你有空嗎?」


「今天…早上的話還好,怎麼了?」


我有那麼一點點期待大野說出我不敢說的話。


 


 


 


 


「我不會開車,我們去送和也吧?」


大野總是可以無所顧忌的將我想說的話說出來。


 


 


===============


 


 


【二宮】


 


早上七點鐘的機場好寂寞,我比預計的時間更早到了。


天空很乾淨,沒有任何喧鬧聲,這個城市還沒有醒。


生平第一次到這麼遠的地方,沒有恐懼,快要溢出來的是寂寞。


 


左邊看看、右邊看看,我還在期待些什麼。


 


 


 


Nino!」


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猛然一回頭,看見隊長正往我這個方向跑來。


隊長的笑靨,總是有著他自己不知道的治療力量。


我回應了一個微笑。


 


「你怎麼來了?不是有工作嗎?」


起身,心中滿滿的感動,努力掩飾著,我的口氣有些輕挑。


 


「我把…把時間…延後了…呼呼…」


隊長扶著膝蓋,彎腰喘了一陣子,然後又對著我笑開。


 


「謝謝你特地過來…」


雖然不是我真正期待的那個人,但是至少知道我還是被在乎著。


 


「這個給你,雖然不多。」


隊長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些錢,我笑著看那些錢。


 


「幹嘛給我…我賺得都比你多,而且在國外日幣又不管用!我還要花時間去換耶…」


輕輕的推開隊長的手,可是他卻把錢塞進我的手掌裡面。


 


「不管,你給我收著。」


看樣子他不打算讓我把錢退給他,我只好苦笑收下了。


 


「謝謝啦…」


雖然我平常都在欺負隊長,可是隊長對我的關心我還是感受的到。


 


「對了…其實翔也有來唷。」


隊長有意無意的提到,我的臉抬了起來,臉上是藏不住的吃驚,嘴巴半張開。


 


「因為他說他不想找停車位,所以他在車上待著。」


我沒讓大野發現情緒的看著他,勉強露出笑靨,不讓大野擔心。


 


「這樣呀…沒關係啦。時間差不多了…我該走了…」


只是淡淡的漾著微笑,眼神飄到外面,想要搜尋那台熟悉的車子。


 


「…嗯,要打電話回來唷!」


隊長這樣提醒我,我眼神回到隊長身上。


 


「國際電話很貴,我會寫mail的,等著吧,阿,日記我也會寫。」


 


「嗯,路上小心。大明星。」


隊長為我打氣似的,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


 


往前走了幾步,我放慢了腳步,不敢回頭,不知道翔在哪。


不管他在哪,我還是我。


就算我想等他,事務所也不准,不斷的推促我賣力衝刺事業。


天空好藍,自覺不可以再猶豫不決,加速走向機艙。


我展翅了,你一定要追上來唷、一定唷,翔。


 


 


===============


 


 


櫻井透過窗戶,望著那嬌小的背影,越離越遠,有點鬆口氣,卻又點不安。


左手支持著下巴,眼神不同於以往的閃爍,傳達著擔心的情緒。


從沒團員離開自己這麼遠,雖然不是隊長,但是憂慮的心情跟隊長不相上下。


天氣好得讓櫻井覺得很厭惡。


大野慢慢的走到車子旁邊,拉開車門就坐了進來,過了一陣子,車子卻沒有啟動的跡象。


 


「翔?Nino已經走囉…」


大野的一句話,把櫻井拉回現實,櫻井害臊的抓抓頭,淺淺的笑。


 


「不好意思…因為天氣太好了,所以不小心發起呆了…」


櫻井慌忙的轉動鑰匙,車子卻不聽使喚的不肯運作。


 


「…為什麼不去見Nino呢?」


大野遲疑了一下,決定還是開口。


櫻井不像二宮,可以把自己的情緒和思路隱藏的那麼好,手抖了一下。


 


其實這個問題也困擾了他很久。


『為什麼不去見他呢?』


還不就是不想干擾到他向前努力的心、怕他猶豫不決,所以狠下心不去見他。


 


「啊…該怎麼說呢…」


櫻井趴在方向盤上,陷入了深思。


大野見狀,也只是默默的坐在旁邊,什麼話也沒說,等著櫻井自己開口。


 


「我呀…這裡…覺得很不捨…」


櫻井將右手摀著自己的左胸,露出為難的表情。


隊長看著他的舉動,無聲的點頭。


 


「可是我不過就只是團員,其他什麼也不是,我不能阻止他做任何事情…所以…」


張開的手掌,緩緩的闔上,握得很緊,像是要把手掌掐出血來。


 


「…如果我接下來要說的話有說錯的話,請不要介意…」


櫻井聽到這一番話,有點不能理解的看著隊長。


 


「你喜歡上和也了吧?」


一向看似發呆的大野,這次眼神閃著不同於以往的光芒。


 


「怎麼可能呀…哈哈哈哈…好啦,該回去了,還有工作要做呢。」


櫻井瞬間的否定,反而更可疑。


高級轎車啟動之後,大手抓住排檔,用力一拉,沿著原路開回去。


回程這段時間,一大早起床的大野覺得很累,睡在副駕駛座上。


而櫻井依照本能的順利開回去,但是滿腦子都是大野說的那句話。


 


 


 


『你喜歡上和也了吧?』


 


 


 


===============


 


 


三個月之後,就在櫻井幾乎快忘記二宮要回來的時候,被相葉一提醒,他看了看日曆,才驚覺時間過得真快,櫻井回憶著三個月之前,二宮最後一次跟他一起吃飯的笑臉,他心中湧上『好想見他』的情緒。


 


習慣一個人在身邊很可怕,習慣他不在也很可怕。


習慣前者無所謂,但是後者的話,櫻井一點也不想套用在二宮身上。


 


距離二宮回來已經有段時間了,其中也有聽過二宮在休息室裡面滔滔不絕的討論著他的所見所聞,令櫻井高興的是,不是他回來了,而是他都沒有變。


 


 


櫻井非常害怕的事情沒有發生,心中重重的石塊總算放下。


自尊心有點強的櫻井,看到一樣快快樂樂、像個孩子大笑又愛惡作劇的二宮,原原本本的回來,就像往常一樣,並沒有因為演了好萊塢的片子,然後變得大牌、驕縱,這點讓櫻井很安心。


同時也覺得:『我們的距離沒有變得更遠』,光是這樣,櫻井就好想緊緊的抱住二宮說:


 


『歡迎回來。』


 


 


二宮雖然回來了,但是因為電影宣傳的關係,他和渡邊謙等幾位演員,忙碌的上各個宣傳節目或活動,問得問題都大同小異,二宮卻都可以把每個嚴肅的氣氛緩和下來。


導演對他讚不絕口、演員對他評價很高、記者因為他年紀較小而不斷的追問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二宮都笑著回答,氣色裡的疲憊感,大概只有團員們看得出來。


 


坐在電視機前面看著電視機內有說有笑的二宮,櫻井總是充滿著溺愛的眼神而不自覺。


卻也相對的心疼著二宮,連續不斷的訪談是不是會讓他吃不消。


 


二宮很喜歡寫日記,訪談的這幾天寫得更勤快,櫻井總是上網觀看,內容總是樂在其中,沒有任何埋怨,好似真的朝著夢想在前進。


 


 


一直到宣傳活動結束,櫻井和二宮才終於有時間一起出外景。


三個月之後,櫻井其實有點緊張。這次外景就是和剛回來的二宮一起去幫助爺爺奶奶。


 


讓櫻井緊張到不停的來回走動,雙手一下交疊、一下插口袋。


連工作人員都跑來問他:『你沒事吧?』。


櫻井連:『我沒事』這幾個字都講不太出來,只是點頭示意。


光一個二宮和也就可以把櫻井家的大少爺搞得心神不寧,也真是不簡單。


明明就是自己早到,時間卻異常的緩慢流逝,櫻井在外景車旁邊晃來晃去,神情顯得焦躁。


 


突然一輛小箱型車停在不遠處,櫻井知道那是外景車。


車門拉開的聲音吸引了櫻井,讓櫻井回頭看去。


先下車的是工作人員,接著冒出來的是睡眼惺忪的二宮,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調整自己的衣著,工作人員在後面重新整理二宮睡亂的頭髮,但始終沒辦法安撫他的頭髮。


用小小的手揉揉眼睛,又打了個哈欠,眼睛顯得更水汪汪,有點像是在發呆。


 


今天的二宮戴著眼鏡,其實平常的他們都盡量戴眼鏡,上節目必須使用隱形眼鏡,平常放鬆的時候幾乎沒有人在繼續虐待自己的眼睛,尤其是愛打電動的二宮對此更是異常的認真保養自己的眼睛。


 


「哈啊~~~嗯…」


稍微駝背的身軀移動到櫻井的旁邊,然後並肩的靠了上去,二宮露出難得的撒嬌性格,也僅只限於他想睡覺的時候才會變成這樣。


 


「…早…」


倒在櫻井身上一會兒,二宮口齒不清的打起招呼,聽上去像是在說夢話,櫻井不經意的『噗喫』笑了出來,身體連帶著二宮都抖了一下。


 


「笑什麼…哈啊~」


今天早上的二宮,似乎只要一張開嘴就想打呵欠,眼睛閃著透明的水光。


 


「沒有、沒有…坐車很累嗎?」


櫻井溫柔的順手順了順二宮的頭髮,離拍攝電影結束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二宮的頭髮也留長了些,櫻井很喜歡摸二宮的頭髮,髮質其實很不錯。


 


「當然啦…過一陣子導演還要來耶,說是要來參加電影節…我厭倦那些無聊的問題了…」


倒在櫻井身上很舒服,櫻井索性環著二宮的腰,慢慢的移動腳步到椅子旁邊,慢慢的坐了下來。


這一坐,二宮更是肆無忌憚的整個人趴在櫻井的大腿上,眼睛好像又要瞇起來。


 


「我知道導演要來呀…因為我的新聞也有要去專訪他。」


聽到櫻井這麼一說,二宮嚇得坐了起來,驚訝的表情一覽無遺。


 


「是翔要來專訪我們?」


一個是以嘉賓身分參加,一個則是以記者身份參加,感覺還滿特別的。


 


「是呀,你覺得該準備什麼好?」


看著二宮狐疑的臉,櫻井又伸手將二宮躺壞的頭髮撥了撥。


 


「我不知道呀…花生吧…他在片場都吃花生…哈啊~」


換櫻井覺得奇怪了,可是二宮拼命的說『真的、真的』,他也只好相信了。


 


 


接下來的一切,都沒有變。


二宮照常貼心的幫忙著婆婆,櫻井照樣的被二宮耍著團團轉。


說櫻井擅長劍道,害得櫻井被抓去跟國中生比劍道,還輸得亂七八糟,作再一邊什麼事情都沒有的二宮,樂得呵呵大笑。


 


 


出外景到各自回家,彷彿二宮出國根本是個假象,因為一切都一樣。


然而,櫻井始終沒有告訴二宮『他喜歡他』,他害怕破壞現在的一切。


 


 


這是唯一讓櫻井悶悶不樂的地方。


 


 


===============


 


 


嘴上不饒人,但是其實二宮對有困難的人真的都很好。


櫻井又想到中居前輩和隊長對他說的話。


時間真的可以釐清一切,他真的喜歡上二宮了。


不是誰強迫他的,而是自己犧牲了好多個夜晚,所理出來的結論。


 


這時候櫻井坐在休息室裡面等著其他團員來一起上節目,無聊的亂翻雜誌,還把音樂開得很大聲。


放眼望去,為什麼休息室裏面全部都是有關他們ARASHI的雜誌呀。


櫻井覺得有點膩,正打算把雜誌合起來,就聽到有人用極為快速的跑步速度,朝著休息室衝來。


 


連個禮貌性的『打擾了』都沒說,就衝進來的是二宮,他異常興奮的盯著櫻井看。


被突如其來衝進來的二宮嚇了一跳,櫻井愣了一下之後,笑笑的說了聲『嗨』。


隨手丟了背包,二宮又快速逼近櫻井,臉都要撞上去了,兩眼毫不避諱的望著櫻井。


 


「你知道了嗎?」


腦袋還呈現混亂狀態的櫻井,著實不曉得二宮到底在問什麼,兩眼也愣愣的望回去。


 


「日劇呀!最新的日劇!」


二宮發現櫻井好像被他嚇到,雙手激動的握拳,在胸前上下晃動。


 


 


「什麼日劇?」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的櫻井,瞪大眼睛眨了眨,快言快語二宮快受不了了。


稍微嚥了一下口水,拉開休息的椅子,二宮有點不高興的坐了下來。


 


「你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嘛!」


面對這樣的二宮,櫻井也有點無奈,不過也還是好聲好氣的勸。


 


「…虧我這麼期待,翔卻什麼都不知道…這可是第一次耶。」


二宮嘟嘴外加雙臂插在胸前,顯得很孩子氣的賭氣。


 


「…日劇…第一次…」


櫻井也插起手臂,很努力的想著這兩個線索的關連性。


 


「別想了、別想了,我直接告訴你吧。」


小小的手掌在櫻井的眼前揮著,二宮似乎也原諒了櫻井不知道他口中所說的事情。


臉緩緩的靠近櫻井的臉,露出一個邪惡的微笑。


那是二宮很興奮或是要做壞事情的時候才會露出的表情。


 


「我們兩個要一起合演日劇囉,今年的夏季日劇。」


二宮一講完,櫻井沒有馬上露出高興的表情,反倒是一臉懷疑的盯著二宮的臉。


這讓二宮非常的不滿,又開始翹著嘴巴生氣了。


 


「幹嘛呀,我現在說的話你都不信是不是?上次在MS也是、這次也是!算了、算了,不跟你說了…」


這下子換櫻井緊張,二宮不高興的站起來,先是雙手插腰瞪著櫻井,轉身就要走出房間。


 


「等一下啦…」


櫻井急得也跟著追上去,抓住了二宮纖細的手臂,二宮沒有回頭,表示他還在生氣。


 


「對不起嘛…」


雖然身為少爺,一開始的自己還不懂得什麼叫做跟人道歉,因為他從來就不需要這項技能。


但是面對二宮,櫻井總是不忍心讓二宮生氣,二宮小孩子性格只有私底下才會出現。


因為他信任著團員們,所以願意讓團員知道他的缺點就是脾氣不太好。


 


「我相信你啦…」


兩個人維持這個動作沒有變,櫻井不願意強拉二宮轉過來看著他、相信他,等著二宮自己轉過來面對自己。


 


「翔…是不是覺得這樣很好玩呀…讓我生氣很好玩?」


聽口氣感覺上有點消氣,可是二宮還是不願意轉過身子。


 


「沒這回事啦…只是…」


 


「只是?」


這兩個字似乎又激怒了二宮,咬著下嘴唇回頭看著櫻井。


 


「因為你平常很愛開玩笑嘛…」


櫻井無奈的降低音量說著,修長的睫毛顫抖著。


 


「所以我的話都不可以完全相信?」


像是個驕傲的千金,二宮宛如質問般盯著櫻井。


 


「沒有啦、你不要誤會啦…」


這下櫻井急了,他雖然會道歉,可是卻不是個安慰人的料,顯得很慌亂。


看到這一幕,二宮忍不住,壞心的笑了,這下櫻井才知道自己又被耍。


 


「二‧宮‧和‧也~~~~捉弄我很有趣嘛!?」


櫻井發出久違的怒吼,這時候真該氣的是二宮演戲演得真好。


 


「別生氣嘛!嘿嘿~」


二宮頑皮的抱住了櫻井,露出了大大的笑靨,看到這麼可愛的臉,櫻井只好也攬住二宮。


 


「你每次都知道我不會對你生氣,下次再這樣我就真的會揍你唷!」


二宮咧嘴的笑著,櫻井彈了彈他的額頭以示懲罰。


 


「翔有沒有看過『貧窮貴公子』的漫畫?我們就是演那個漫畫改編的日劇。」


二宮走回坐位上,拿出剛剛經濟人轉交給他的行程表。


看到密密麻麻的字,全部都是二宮的工作,櫻井不經心疼了一下。


 


「開拍時間是在六月初…翔?」


櫻井從二宮的指縫間把行程表拿走,翻閱了起來。


秋季日劇SP開拍、夏季日劇開拍、演唱會、外景、節目…多到令櫻井匪夷所思。


 


「你沒事把自己的生活搞得這麼忙錄幹嘛呀?雖然說有工作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犯不著一次都來吧?」


撥了撥頭髮,櫻井很認真的問著再旁邊的二宮。


 


「就…經紀人排的呀,不用擔心我啦。」


二宮又露出打馬虎眼的笑容,看得櫻井火氣上來。


他把行程表表闔上,不高興的看著眼前這個不懂得保護自己身體的團員。


 


「不要這樣子笑,我是很認真的在擔心你…」


話雖如此,櫻井也知道自己不該把氣出在二宮身上,也很期待和二宮一起演出日劇。


但是,櫻井卻更希望二宮珍惜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


 


一直待在二宮旁邊,深深的知道二宮壓力一大,就會不斷的抽菸、不斷的打電動,就連睡覺都不願意,長時間觀察下來的櫻井,真的很害怕哪天二宮就這樣消失在自己面前。


 


櫻井如此的為自己煩惱,二宮也是知道的。


二宮非常會洞察人心,尤其是像櫻井或是相葉這種,他更是瞭若指掌。


但是他自己是個一下來就會開始懶散的人,所以他必須不停的用工作來填滿自己,讓自己忘記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聽到櫻井這樣關心著自己,二宮真的很高興、真的非常高興,眼淚都快奪框而出。


不過他得將現在這個場面緩和下來,二宮輕輕的趴了下來,從下往上望著蹙眉的櫻井,水汪汪的眼睛對上了櫻井大大的雙眼。


 


「翔就這麼喜歡我?」


半吊子的口吻,讓櫻井激動了起來,雙手撐著桌子站了起來,他不知道二宮是在開玩笑,二宮狐疑的抬起頭。


 


「就是喜歡你這麼久了,我才會這麼擔心你。」


突如其來的情緒,讓櫻井一發不可收拾的講著。


 


「你不曉得你去美國的時候,我是多麼的想要抓住你、不讓你去,我好怕你這樣去了,就變成不一樣的人,或是回來的就不是我所認識的二宮和也。我想要限制你,想要把你綁在自己身邊,這樣我就可以靜靜的聽著你談著你喜歡的曲調、靜靜的看著你的臉龐。就是這種情緒,都快壓得我喘不闊氣了…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在你走之後的一個星期,我徹徹底底的失眠了,上新聞台報新聞的時候,連咬字都快咬不清楚,化妝師為了幫我遮住眼圈,用掉了半罐遮瑕膏…我都快要變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一口氣講了這麼多話的櫻井,講完之後上氣不接下氣,也被自己失控的舉動嚇到。


 


 


 


 


太習慣了,櫻井太習慣二宮在自己身邊,才會落得這樣下場。


或許這是他當初加入傑尼斯所料想不到的意外事件。


 


 


 


 


講話那些話的櫻井,自己嚇得不知道眼神應該盯哪邊好,而二宮依舊靜靜的趴在桌上,聽他講完話,眼睛充滿著微笑望著滿臉通紅的櫻井。


 


少爺生平第一次這麼希望自己變成忍者龜,馬上掀開水溝蓋跳下去。


 


「吶~翔,坐下來吧。」


二宮像個孩子似的拉了拉櫻井的衣角,沒有因為剛剛情緒失控的櫻井而嘲笑他,平常時候的二宮鐵定會放肆的笑他。


 


「嗯。」


為了化解尷尬,櫻井聽從二宮的話,又坐下來了。


 


「我呀…一直都很喜歡翔摸著我頭髮的感覺。其實本來不喜歡給人家摸頭的,因為感覺上自己好像變得很矮小,但是翔在摸著我的頭的時候,我覺得好安心,不同於家人、不同於朋友,有種更深一層的感覺,我不會形容…」


個子比櫻井小的二宮,耍般的將頭在櫻井的肩膀上,全身的重心的往櫻井身上靠去。


 


「…不管我去了北海道拍日劇、去了美國拍電影…只要是離開翔,我就會覺得躊躇,翔在我心中是無可替代的,當然隊長、松潤還有雅紀,在我心中也各有各的份量。可是惟獨翔,是那麼的不一樣…我有時候好羨慕雅紀,喜歡這個、喜歡那個,都很勇敢的說出來,他是完完全全的行動派呢。」


就像是在說個故事,二宮輕輕的閉起眼睛,小小的嘴巴仍然一邊微笑著一邊講著。


 


「可是我卻不行…我很膽小,害怕受傷,所以什麼都不講…去美國之前的一個月,我都陷入不安的情緒當中。或許可以藉此實現自己的夢想,但是人生地不熟,適應力再強的我,都很猶豫不決。」


二宮突然抬頭,臉慢慢的轉向櫻井,露出了真心的微笑。


櫻井頭一次這麼仔細的端詳二宮的臉龐,精緻的五官,以及真誠的笑靨,二宮的一切,都讓自己心動不已。


 


「這種不安的情緒,一直到我跟翔出去吃飯、告訴你我即將要去美國拍電影的時候,翔告訴我要勇敢的去努力,儘管我知道你只是在為我加油打氣,但這也足夠了,足夠到我去那邊拍完電影回來。縱使離開日本、離開翔,都令我覺得很難熬,但是我還是努力過來了,只為了讓翔你知道,我有照著你的話好好努力奮鬥著,天氣再怎麼的糟,我都熬過來了呢。我跟翔一樣…翔好像看透我…」


二宮得意的翹鼻子笑了出來,笑中帶著過往的苦澀,然後重新倒回櫻井的肩頭。


 


 


 


 


一樣的寂寞,一樣的孤獨,櫻井這時候才了解,二宮在美國也獨自忍受著。


他在日本,至少語言還可以跟人溝通、至少還有團員在自己身邊。


而二宮呢?


那邊全都是一些他以前沒有接觸過的人,就連日本演員也沒有那麼的熟稔到可以交心。


 


但是二宮卻不願意在日記上或是電話中告訴他們,為的是不讓他們擔心。


 


 


 


 


「我也跟翔一樣、跟翔喜歡我一樣的喜歡翔唷…」


蜻蜓點水般,二宮的嘴唇劃過了櫻井的嘴唇,那麼一瞬間,二宮柔軟的唇瓣,帶點寂寞。


睫毛在二宮的眼下留下一層陰影,紅暈染上了二宮不但卻健康的膚色。


這是櫻井第一次看到二宮除了吃辣以外,臉可以紅成這個樣子。


 


「我能做到的最大極限就是這樣了啦!」


害羞的二宮突然大聲嚷嚷,櫻井馬上被拉回現實。


二宮急得想要逃離現場,這是他的壞毛病,遇到讓自己措手不及的事情會想要逃走。


但是櫻井這時候反應卻很快的抓住二宮的手,一用力二宮整個人跌到他懷中。


 


Nino…」


面對越來越向自己靠近的櫻井,眼神傳遞著他想要做什麼的意念很深,二宮開始後悔自己主動吻他。


 


「等、等一下!」


二宮奮力抵抗,並不是他不願意讓櫻井再吻一次,但是身體本能的擋住了櫻井的嘴巴。


發現二宮摀住自己的嘴巴,另外一隻手朝自己的背後瘋狂揮舞。


櫻井停下動作,身體慢慢的轉過去,視線先是落到地板,發現門是開著的,光是這樣就讓櫻井頭皮發麻了。


 


「幹什麼不繼續呀?」


濃眉大眼的松本在門縫中間很認真的盯著櫻井和二宮。


 


「都是你啦,隊長,你動作太大被Nino發現了啦!」


個子最高的相葉不滿的往下面責備。


 


「還敢說我?你自己還不是一樣…」


大野在最底部嘟嚷著。


 


 


 


 


「你‧們‧三‧個!!!!」


這三個人的出現才真正讓櫻井、二宮同時發火,很有默契的大叫、很有默契同時去追繞跑的三個人。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