どうな時でも、絶対に後退しねえ!
  • 05«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07
| Login |
--年--月--日 (--) | 編集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年02月21日 (水) | 編集 |
第二次世界大戰

美國人誇下海口:『5天內拿下硫磺島』

然而日本人卻死守了硫磺島高達36天

迫使美國人丟下原子彈強迫日本人投降


在這座被日本軍人染血的島嶼上

為後人留下的是一封封信

信裡描述著無數無奈、悲傷、痛苦

掀起了戰役中不為人知的一面





渡邊謙,飾演栗林忠道中將,一個連美國人都欽佩不已的日本將軍


二宮和也,飾演原本是麵包師傅但卻被徵招到前線作戰的士兵西鄉

他的平民性格凸顯了『認為自殺是光榮犧牲,其實是真正愚蠢的行為』



裕木奈江,飾演西鄉的妻子,在西鄉被徵招前懷有孩子

西鄉入伍後生下孩子,就算知道沒有希望卻還是等待著丈夫回家







戰場上

年輕士兵不知為何浴血奮戰

老練士兵只知喊著天皇萬歲







西鄉:『這個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鬼地方,何不就拱手讓給美國佬?』

這是西鄉還沒遇到栗林忠道中將的時候抱怨的話

這些話換來一陣毒打

軍曹罵他不愛國、不尊敬天皇



挖戰壕的時候也說了令人諷刺的話

『這些戰壕聽說是為了保護我們所以才要挖掘,但我怎麼想都覺得是自掘墳墓...』



因為他不了解

也不想去知道這場戰爭的勝負到底會落入誰的手中

他只知道:『我一定得活著回去。』

他惦記著家人,給妻子花子的信,每一筆寫起來卻是如此的沉重





不曉得信會不會寄到妻子手中

更不曉得自己到底有沒有機會回去





他跟一般士兵一樣

表面上對天皇效忠,私底下完全沒有日本武士道的精神

他不信邪,他只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的不苟同、叛逆想法,在日本士兵裡面極為稀有

因此也變成上司的眼中釘

被毒打一頓是常有的事情







栗林忠道中將的出現讓他對戰爭的想法改變





栗林中將

一個在美國受訓歸國的將軍

沒有架子,要求廚師給自己和士兵一樣的飯菜,絕不會吃得比士兵好

讓廚子非常為難,因為上頭要求將軍都要有三道菜

所以端來的餐盤有好幾個是空的



『每個人至少要殺死十個士兵才能給我死,不要期待能夠回到日本本島。』

栗林中將的當頭棒喝

表明了『殉道自決』根本就無濟於事,他鄙視這種行為

寧願撤守也不可以平白犧牲



栗林中將剛從美國歸國的時候

看到士兵走在街上威武的樣貌和幾個孩童天真的笑容

他就下定決心

『只要我們多奮戰一天,日本的孩童就可以多活一天。』





對西鄉來說

同伴們嘲笑著栗林中將只會紙上談兵、甚至搞不好是個企圖讓日本投降於美國的叛徒

看在西鄉眼裡,他對栗林中將異常信

雖然因為軍官階級不同,幾乎沒辦法跟栗林中將講到任何話

但是在第一次栗林中將出面為他解圍的時候

愛抱怨、散漫的西鄉卻察覺出眼前這個人的不平凡



第一次,栗林中將的出現替他解圍,免於挨打,換來只有一餐的挨餓而已



一直是長官眼中釘的西鄉

被命令到砲聲隆隆的外頭去倒糞桶

無數個彈藥從西鄉頭上呼嘯而過,打在西鄉頭上的不遠處

砲聲讓他緊張不已

甚至有一顆彈藥就打在他面前,不過所幸是顆未爆彈





真正改變西鄉對『野蠻』美國人的看法

是因為前馬術冠軍、現任中佐的『西竹一』(伊原剛志飾演)



他對美國戰俘很好,不但想盡辦法救治,還跟美國戰俘聊天

看到這一幕,西鄉真正了解的是

『就算人種不同,對戰爭的恐懼,對於不知道能不能回國的士兵,心情都是一樣的』





之後的戰役,因為部分人不從栗林中將的命令

而導致日本越來越處於弱勢、命令沒辦法準確快速的傳達到各個營區

西鄉那個營的長官和同伴決定要『殉道自決』





一個又一個的同伴在他面前拉開手榴彈的安全栓

邊哭泣著,拿著手榴彈按下引爆鈕

當場在西鄉面前炸得血肉模糊

西鄉當場傻住,連阻止的話都講不出來

就在長官在自己面前,拿槍打了自己的腦門

熱騰騰的血灑在自己的臉上

西鄉腦中閃過的念頭是

『我絕對不要這樣死掉、毫無意義的死掉』

身體直覺反應就是快逃

卻被一板一眼的憲兵清水(加亮飾演)阻止

西鄉一股腦的對他破口大叫說

『難道你甘心就這樣死掉嗎?我親耳聽到栗林中將要我們撤守這裡,過去支援他們呀!

你甘心就這樣毫無意義的死掉嗎?』



說服清水,到另一個北區的營隊支援的時候

卻被另一個長官(中村獅童飾演)冠上『不愛國、擅離職守』的名義

拔起武士刀,就要朝著西鄉和清水的腦門砍下去

栗林中將趕到北區,見狀就說『不要濫殺我的士兵,是我叫他們過來的。』





第二次,栗林中將救了他一條命,救了因為不肯『殉道自決』的西鄉





西鄉跟原本處不來的清水越來越熟

『你還年輕,你根本不知道你來戰場是為了什麼...』

西鄉感慨的對清水說

清水說出了身為憲兵的他為什麼會出現在戰場前線

『我是被開除的,我只當了5天的憲兵』



原來清水是因為包庇一戶人家的狗,而被以『不遵守軍紀』開除

那戶人家因為沒有掛上國旗而被盯上

一問之下,原來是因為一家之主被徵招當兵,母親掛不上旗子

清水就幫他們掛上國旗,他們家的狗在旁邊狂吠

一起巡察的長官說這隻狗這樣叫會干擾軍方通訊

就要求清水把狗帶到後面院子去處決



當清水把狗帶走的時候

他看到女主人不斷的哭泣,兩個孩子在旁邊也害怕的不知所措

他狠不下心,就對空開槍,要求女主人把狗藏好,不要再讓狗發出聲音

就在一切以為很順利的時候

藏在家裡的狗又叫了,長官惡狠狠的瞪了清水一眼

走進那戶人家把狗給斃了



『我不怪那隻狗。』

清水冷靜的說

『但是就如你所說的,我還有好多事情沒做,我不想死在這。』

說完之後,清水卸下憲兵的尊嚴,就像個普通人一樣哭了起來



後來清水和西鄉說好要一起投降美軍

在秘密先送走清水之後,清水卻被美軍殺死了

只因為兩個看守的美軍嫌『看守他們很麻煩』



看到清水的屍體,西鄉不由得痛哭

並在清水旁邊放上了清水母親給清水的物品

便隨著剩下的士兵一起闖到栗林中將的營區去支援





栗林中將知道日本絕對會輸

他卻不容許『殉道』的方式離開人間





西鄉進入隧道時,栗林中將認出他

『欸?你很眼熟...啊,是那個殺點被砍頭的?』

西鄉不好意思的說

『是的,其實那是栗林將軍您第二次救我。』

栗林中將有點不解的看著西鄉

『第一次是在您剛到部隊這邊來的時候。』

栗林想起來後笑了笑,拍了拍西鄉的肩膀

『無事不成三。休息一下吧,辛苦你們了。』



之後幾次,栗林中將和西鄉有多次的談話

談到西鄉素未蒙面的女兒,栗林中將聽來非常心酸

他也有妻小在日本,他也很想回去

就算知道是不可能的,但是還是會有所期待



栗林中將決定最後突擊美軍

要求西鄉留下來整理所有的軍方資料,然後燒掉

『我說過,無事不成三。』



第三次,栗林中將實現他自己對西鄉說的,確實的讓西鄉活下來



西鄉在整理士兵剩下來的物品的時候

唯讀大家想寄卻寄不出去的信件沒有燒掉

他把所有信件包起來、埋起來,希望後人會發現

會知道他們在隧道裡面過得是什麼樣的日子、是有多麼思念他們各自的家人





最後西鄉找到快要死掉的栗林中將

栗林中將苟延殘喘的告訴他

『我死了之後把我埋起來,不要讓人找到我...』

講完後,往海平面看去,掏出他的槍

『...這座島...現在還是日本的吧?』

西鄉忍住悲痛,流著眼淚哽咽的說

『是的,長官,這座島現在還是日本的。』

無法再戰鬥的栗林中將便開槍自盡了



西鄉照著栗林中將的意思把他埋了

之後就被美軍當作戰俘帶走



其中想砍西鄉和清水的長官伊藤上尉(中村獅童飾演)

一心想和美軍同歸於盡,身上掛滿地雷

靜靜躺在弟兄們屍體旁邊等待美軍的突擊

然而他到最後卻依舊僥倖的活下來了





想生存的人,卻死了;

想滅亡的人,卻活著。

多麼諷刺的事實。







本片確實的傳達了導演一開始的想法

『戰爭沒有誰對誰錯,有的只是無謂的犧牲。』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URL:
Comment:
Pass:
秘密: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